手頭沒有世界杯的資料,所碼文字都是記憶中的道聽途說。今天不同了,我要說波黑的事,就得認真對待,因為波黑的過去曾屬前南斯拉夫,一個消失在世界版圖上的足球強國——我們的足球導師之國,生產了桑特拉奇、米盧、圖巴、科薩諾維奇等世界級教練。中國球迷的唯一快樂,就是尊敬的米盧先生帶著中國足球隊打進了2002年日韓世界杯的決賽圈。
  前南分治之後,克羅地亞、塞爾維亞、波黑諸國繼承了母體的足球傳統,在世界杯的舞臺上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資料顯示,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解體後,波黑獨立。這個只有20幾歲的年輕國家,在打了幾年仗後,放下手裡的槍,玩起腳下的球,就去了巴西。
  第一場打阿根廷,這是波黑足球之處女作,雖然輸了,但人家進球啦。同志們還記得不,日韓世界杯時中國隊預定的目標先是贏一場、平一場、輸一場,積4分小組出線。隨著兩戰皆墨,目標調整為進一個球。結果地球人都知道,國足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,最好表現就是肇俊哲將球踢在了門柱上。中國隊的這個宏願,米盧的老鄉第一場就得以實現,而且是踢進了阿根廷隊的大門。對尼日利亞也僅以一球告負,最後還有與伊朗的比賽,我看波黑會贏。
  某年某月某時,不知從哪突然刮來一陣妖風,前南足球一夜被搞臭,那些在中國足壇風雲一時的各位老師,像一片樹葉被吹得無蹤無影。而且,他們不被尊重,據說米盧的“態度決定一切”,被篡改成“一切決定態度”。去年底我在巴西的薩爾瓦多見到了米盧老師,喊了好一會兒他才轉過身輕輕地握了一下我的手,合了一個影便匆匆而去。回來說起這事,猛不丁有人插話,看見跟他相好的那個女記者了嗎?我自納悶,把中國足球帶進世界杯決賽圈這麼偉大的業績無人提起,卻念念不忘那個採訪他的女記者。不僅米盧,包括科薩諾維奇、桑特拉奇、圖巴,最後都背著“作風問題”,打道回府。
  本來,是有計划到現場看國足與馬其頓的熱身賽,又礙於面子怕被人笑話,就在家看了一會兒電視。很顯然,國足這幫小孩並不知道馬其頓也是中國足球的老師,原來亦屬南斯拉夫。此時對老師的最好尊重,就是認真踢球。遺憾的是,學生很散漫,行之無禮,老師心知肚明,放幾通高射炮,握手言和。晚上在雷鳴電閃中,大家或許喝個啤酒,敘敘友情:人生幾何,醉酒當歌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想起前南的老師們)
創作者介紹

Carter

mdlajjara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